新福尔摩沙海峡危机(谭慎格)

时间:2022-08-08 17:53 来源:http://dede.com 作者:张国荣 点击:

 

John J. Tkacik

【作者注:一九五九年五月,我的父亲,一位美国陆军工程师,带著他的妻子和六个孩子,搭乘一艘美国军舰在基隆港下船。当时我才十岁。在我们离开美国之前,通晓世情的大表哥向我提起“福尔摩沙海峡危机”,还调皮地开玩笑说,到了福尔摩沙岛,我会像玩“躲避球”一样玩起“躲避炮弹”(dodge shells)。当时,我还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我很快就明白了。我们家住在矗立于老天母之上的草山,今天的中国文化大学就在那里,在由三门高射炮护卫的棱线上,这些防空高炮的沙袋掩体上散落著中国战斗机的小片金属残骸。一九六○年六月,当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和蒋介石总统的车队驶过台湾人夹道欢呼的旗海时,我站在中山北路美军营区的围墙上,向他们挥手致意。“这一定很严重”,我想,“连艾森豪威尔总统都来了。”因此,我将本文标题定为“福尔摩沙”海峡危机,以增加读者对当前危机的历史延续性的认识。】

我刚读完二○一六年出版的张宪义博士口述历史“核弹!间谍?CIA”(Nuclear Bomb! Spy? CIA)。台湾如今没有核威慑力量去面对另外一场福尔摩沙海峡危机,原因之一便是张博士在三十三年前叛逃到美国中央情报局,而从他的书里,我认为张博士对这个议题的看法还是很有参考价值。

一九五八危机 美军曾拟核武反击

在一九五八年八月到十月的第二次福尔摩沙海峡危机期间,美国在台湾和冲绳与菲律宾的支持基地,及时展现使用原子武器系统的决心,吓阻了中国和苏联对台湾离岛金门和马祖的侵略行动。同年稍早,艾森豪威尔总统在福尔摩沙海峡情势升高之际,下令在台南空军基地部署二十枚可搭载核弹头的“斗牛士”(Matador)TM-61巡弋导弹,这批导弹如今已经解密的任务是:“攻击(原子)”。

一九五八年八月,由于数百架新型的苏联制喷射战斗机开始进驻先前已经废弃的福建省沿海机场,艾森豪威尔总统批准紧急向中华民国空军移交挂载“响尾蛇”(Sidewinder)导弹的F-86、F-100和F-104战斗机。当危机在八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达到最高峰时,金门的防御工事每天承受四万发重炮轰击,当时美国空军和海军部队已经就定位,六十一架美国空军战斗机进驻台湾的空军基地,为中华民国空军的约五百架喷射机助阵。共产中国的战机编队在海峡上空被摧毁,损失三十五架米格-17战机,中华民国则仅折损四架F-84和F-86战机。台湾空军牢牢掌握台海的制空权。

虽然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建议,立即动用原子武器摧毁中国在厦门的炮兵阵地,艾森豪威尔总统仍下令核武器只能做为最后绝招,而且只能由他下达明确的指令。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抵达台北,就动用原子武器攻击厦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阵地,亲自向蒋介石总统做简报。杜勒斯向蒋总统解释:“只有核武器才能有效地完成这项任务。”蒋总统问道,小型的“战术原子武器是否可行”,但杜勒斯表示,战术规模的武器无法摧毁坚固的混凝土防御工事,只有那些“具有广岛或长崎原子弹威力”的武器才能奏效。然而,这种武器“会杀死数百万人”,而且“如果原子弹在地面或地面附近爆炸,将会产生大量的核分裂辐射落尘。”杜勒斯说,“如果原子弹是在空中爆炸,可能无助于摧毁(中国的)火炮阵地。”对此,蒋总统建议,“这个问题留待进一步研究”。杜勒斯和蒋总统会面后,他要求美国驻中华民国大使(庄莱德)“为蒋介石安排一场有关这个问题的权威性军事简报。”

一九六○ 美首次在台部署核弹头

直到一九六○年,美国才首次在台湾部署核弹头;到了一九七○年,在美国主权控制下,台湾约有二○○件核武器。美国总统尼克松在一九七二年开始减少美国在台湾的核力量,直到一九七四年全部撤离。

遗憾的是,美国核武器的撤离无助于解决台湾面临的核威胁。一九九六年,当台湾正在筹备史上首次总统直选时,北京方面产生一种新的急迫感,企图阻止台湾追求“独立的国际地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将军预告,中国将以导弹攻击台湾,甚至扬言中国可以无视美国干预,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因为美国的领导者“比起关心台湾,更关心洛杉矶”,亦即中国威胁使用核武器对付美国。当中国的“导弹试射”落点位于台湾最大港口基隆和高雄附近海域时,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回应,是调派两支航空母舰战斗群进驻海峡地区,紧张局势因而暂时缓和。

二○○五年,在中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解放军少将朱成虎解释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实际上的意义正好完全相反:“如果美国人用他们的导弹或定位导引武器攻击中国领土内的目标区,我认为我们必须以核武反击。”而且“如果美国人决心干预…,我们也将坚决反击,我们中国人将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也必须做好数以百计,或两百座以上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的准备。”

朱将军脱口而出的核武末日决战论,已经是十五年前的往事。如今,朱将军仍然列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的师资网站。中国军方已经投注大量的财政和科学资源,打造一个新的核武军火库,具有大规模的毁灭性当量和技术雪铁龙的运载系统。在福尔摩沙海峡,中国海军和空军侵犯台湾防空识别区的速度和次数不断增加,川普政府也适时加以回应,增加美国海军和空军在南海和福尔摩沙海峡的航行自由行动。

俄中核武是为作战 不是战略威慑

上周,美国智库“美国科学家联盟”公布卫星影像,显示中国火箭军的新型东风-41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内蒙古自治区新建至少十六座核导弹发射井和训练场。每一枚东风-41导弹可投射多枚重返大气层弹头—我的同事费学礼(Richard Fisher)认为,一枚东风-41导弹若搭载八枚独立弹头,这些发射井就代表共一二四枚新弹头。

上个月,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查尔斯.理乍得(Charles Richard)写道,“如果俄罗斯或中国认为一场传统战争导致的损失会威胁其政权或国家存续,美国和俄中两国的区域危机,将有切实的可能性迅速升级为动用核武器的冲突。”俄中两国都有可视需要灵活应变的各类核武装置,包括当量在千吨以下的小型核弹,这些武器的存在是为了应用于战场,而不是战略威慑。理乍得上将呼吁五角大厦扬弃几乎不可能使用核武器的主要假设,接受“动用核武器的可能性的确真实存在”的事实。

这位海军上将还认为,五角大厦在二○二○年九月发表“中国军力报告”的评估过于保守,即“中国的核武器存量在未来十年可望增加一倍…”他认为,“…甚至可能是三倍到四倍。”一旦中国的核武库扩增到现有规模的四倍,将与美国和俄罗斯旗鼓相当。

所以,鉴于其庞大的破坏力,核威慑政策是否依然适用?

许多国家都认为还是适用。二○二一年,核武力量的威慑价值,获得中国最亲密的扈从国朝鲜和伊朗支持。这两国都受到中国的鼓励。

在这种超雪铁龙核浩劫的背景之下,台湾如何能够期待维护自己的国际地位?台湾目前“未定”(unsettled)的法律地位,是台湾独立存在的基础,但除非美国、日本、澳洲和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愿意出手压制中国新的“可用”核力量,否则如何保护台湾?

一九八八年,也就是张宪义叛逃的那一年,朝鲜开始秘密启动核武发展计划;等到三十年后的二○一七年,终于拥有一支技术现代化的可恃核力量。至于伊朗,也正在开发自己的武器级可分裂材料(fissile material)。

台湾还剩什么筹码 可吓阻掠食者

如果美国比照中国和俄罗斯对伊朗和朝鲜的态度,容许盟国获得核威慑力量,情况将会如何发展?在张宪义博士叛逃后的三十三年里,如果台湾在美国默许下成功发展出核武器,台湾今天又会是什么局面?矛盾的是,如果南朝鲜、日本和台湾都拥有自己独立的核力量,这个世界现在是否会更安全?

张宪义博士警告,“执政者若以国家兴亡为考量,一定要握有筹码,向外国势力展现威吓的力量,不然在讲求实力的国际现实上,便毫无发言权可言,即使有发言权,也微不足道。”在一九八八年,张博士相信美国可以保护台湾不受核武攻击。但在新的福尔摩沙海峡危机中,台湾还剩下什么筹码可以吓阻掠食者?自由时报0306

本文由:山猫直播体育视频 提供

关键字: 山猫直播体育英超直播视频在线观看-中超直播视频直播赛程

------分隔线----------------------------